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离婚后她成了团宠
    《离婚后她成了团宠》温棠贺启深精彩内容在线阅读

    《离婚后她成了团宠》温棠贺启深精彩内容在线阅读

    离婚后她成了团宠
    小说主人公是温棠贺启深的名称叫《离婚后她成了团宠》,这本书是作者楚沐晚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小说中内容说的是:菜送过来? 婆婆梦舒雅对她一顿厉斥,温棠及时回神,忙端着餐盘上前,将做好的食物一样样地端上桌。噫?漂亮女人惊讶地看着温棠,梦姨,你们家怎么请这么年轻的佣人呀? 佣人? 温棠端菜的手...
    作者:楚沐晚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9:01:01
    开始阅读
    离婚后她成了团宠章节

    第9章 亲密接触

      酒会结束后,大家一同起身离开。

      温棠头晕得厉害,起来的时候身子一晃,幸好她身边的岑顺意及时扶住了她,小声问:“没事吧?”

      温棠无所谓地笑笑。

      “没事,坐久了有点腿麻而已,不用扶着我。”

      她推开岑顺意的手,自己踩着高跟鞋朝外面走,压根没注意到自己走路不稳当。

      等电梯的时候,温棠索性倚着墙站,完全不顾形象。

      不过她外形长得好,身材也是曼妙有致,所以这样靠着竟然有一股很慵懒随意的美,而且她原本白皙脸颊两侧变得粉嫩嫩的,多了几分娇憨。

      众人的目光总是止不住地往她身上看,觉得她胆子实在太大,在主掌生杀大权的娱乐圈大佬面前竟然这么放肆。

      叮——

      电梯来了。

      众人站在原地不敢动,等着贺启深走进去。

      结果温棠自己扶着门先蹭进去了,贺启深这才迈开长腿进了电梯,温棠靠在角落里,他便站在她身边,其余的人主动归到另一侧。

      电梯门关上,缓缓下降。

      “唔。”

      角落里的温棠突然发出一声嘤咛,之后难受地蹲下身去。

      贺启深面色微变,跟着蹲下身去扶她的胳膊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刚想上前的岑顺意就这样卡在了原地,尴尬又诡异地看着前面那一幕。

      贺,贺启深居然在关心温棠?

      他看上温棠了?

      “头晕。

    ”喝醉了酒的温棠声音软糯糯的,还带着很重的鼻音,听起来就让人不自觉地想要怜爱。

      贺启深扯唇,黑眸划过一抹无奈。

      “刚刚是谁说自己会喝酒的?不会喝就不会喝,逞什么强?”

      温棠沉默下来,贺启深看她蹲着,衣领有些敞开,刚想动手脱西装。

      “走开!”

      温棠却突然发作,猛地将贺启深的手给挥开,抬头时一双美眸湿漉漉的瞪着贺启深:“你以为你是谁啊?凭什么管我!”

      贺启深眉头突突地跳。

      电梯里的其他人:“……”

      这个女人是不要命了吧?哦不,或许应该说是不想要自己的娱乐生涯了才对,她居然对贺启深发火。

      众人只觉得头皮发麻得紧,后背发冷得厉害。

      叮——

      一楼到了,电梯门打开。

      贺启深眼角余光看了一眼众人,冷声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      红姐带着乔漫还有林导马上远离了电梯,带温棠来的岑顺意却怎么也不愿意走,他站在原地硬着头皮对贺启深道:“贺少,虽然这样说话很得罪您,但温棠是我带来的,我怎么把她带来的我就应该怎么把她带回去。

    她现在喝醉了神智不清,还是请您……把她还给我。”

      得罪就得罪吧,毕竟他一个经纪人,得对自己的艺人负责!

      贺启深抬眸,眼神冷漠地看着他。

      “你胆子很大,也很负责。”

      他停顿了下,直言道:“但是把我喝醉酒的妻子交给一个男人,就算是她的经纪人也不行。”

      岑顺意:“???”

      他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到,脑子里好像被打了马赛克一样。

      直到顾江措无奈地拽着他的胳膊,“走吧?岑大经纪人?”

      岑顺意六神无主地飘出了电梯。

      直到电梯门重新关上,他才看向顾江措。

      “刚刚……”

      “嘘。

    ”顾江措手指抵住唇,笑得像只狐狸般狡猾:“有些事情还是当作没听过的好,知道太多容易出事,你说呢?”

      岑顺意舔了舔唇角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温棠和贺启深是夫妻?

      真的夫妻???

      “还是想好怎么跟其他人解释吧?”顾江措指了指远处那几个一出电梯就和电梯保持着距离的三人。

      岑顺意看了一眼那三人的八卦眼神,头疼起来。

      *

      贺启深脱下身上的外套,打算披在温棠的身上,温棠起初还乖乖的,安静了不到十秒又开始发作,要将外套脱下来。

      贺启深蹙起眉,捉住她细白的手腕按住,冷声问:“干什么?”

      “我不要穿,我热!”

      她喝的那一杯,可把她的胃给烧坏了,而且感觉身上发烫发热。

      挣扎间,温棠的衣领又歪了几分,几乎可以窥见里面的春光,贺启深忍着没发作,按住她的手冷声道:“热也要穿着。”

      “我不穿我不穿!没有人可以管我,我谁的话都不听的!”温棠死命地跟他犟,可是力气始终是没有他的大,闹腾了半天始终还是被贺启深牢牢扣着。

      她累得气喘吁吁,整个人趴在贺启深怀里吐气如兰,呼出的气都是滚烫的,落到了贺启深的颈间。

      贺启深身子一僵。

      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人,眉目有着一丝不解。

      在贺家的时候,他虽然没在意,但也知道温棠每日穿的都是最简单舒适的衣物。

      简单,纯净。

      这是贺启深对温棠之前的印象。

      可是今天她却穿了条烫金色的高开叉旗袍站在自己面前,踩着一双将近10厘米的高跟鞋走进来,一双紧实细致的腿若隐若现,美得惊魂夺魄。

      还有这个性子,任性脾气大,和在贺家唯唯诺诺的时候完全不一样。

      一个人,也可以有两种性格的么?

      “好热。

    ”温棠吐气。

      贺启深看了一眼楼层键,对身后的小助理道:“他们应该走了,下去吧。”

      到一楼后,贺启深牵住温棠的手,“走。”

      温棠在原地蹲着,抬头的时候眼睛就像小鹿一样,可怜巴巴的,她抽回自己的手:“我不走。”

      贺启深眯起眼眸:“你不热了?”

      温棠红色的唇瓣张了张,没等她开口,贺启深便道:“带你去凉快的地方。”

      说完,他伸手牵住她,温棠这次没有再抗拒,被他拉着站起身来,只是跟着他走了两步,身子摇摇晃晃的,然后她又不愿意走了,站在原地难受得五官皱成苦瓜。

      “我,我不去了,我有点难受……”

      话音刚落,她整个人被贺启深拦腰抱了起来,一阵失重让温棠下意识地伸手圈紧了贺启深的脖子,整个脑袋钻进他怀里。

      在贺家,两人从未有过这样的亲密之举,贺启深对女人淡得像个情感缺失者,她也不敢主动靠近。

      这是两人结婚到现在,第一次如此亲密紧实的接触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