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
    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小说目录阅读-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全文在线看

    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小说目录阅读-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全文在线看

    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
    小说主人公是林小渔吕成行的完结小说叫做《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鱼香肉丝包,文中的故事奇遇波澜起伏。林小渔吕成行小说精彩段落在线:的小手拍着女人苍白的脸颊,娘!醒醒啊娘!女人的脸被海水泡的有些发肿,一头油腻脏污的黑发浸透了水,一团团的搭在头上,像是杂草一样。许是小丫头拍打脸的力度有点大,刚刚还直挺挺像是死透了的女人忽然轻哼了一声,睁开了双眼。别打了,再打脸都要肿了。林小渔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,入目是大片赤黄的水,嘴里可以尝到咸腥中带着苦涩的味道。这是忘川河吗?林小渔哀叹一声,她千防万防
    作者:鱼香肉丝包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9:08:45
    开始阅读
    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章节

    第8章

    第8章

    到了家,一边仔细的清洗小理脚趾甲的伤口,把混进血肉里的泥一点点的洗掉,一边在秋秋带着哭腔的声音中知道了事情的缘由。

    原来是周氏的三个儿子瞧见他们穿上新衣裳,就拿土块扔他们。

    小理护着秋秋,但不知哪个坏小子竟然扔的是石头,小理生气的把石头踢回去,没想到把草鞋给踢破了,自己的脚也受伤了。

    林小渔处理好伤口,自己额头上也出了一层薄汗,但是小理一声不吭的,这小眉头皱的和他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  一边秋秋还在巴巴的说着,“......他们可坏了,就是故意的。”

    “要我说就是你们傻,打不过就跑才是。等瞅着他们哪个落单了,把他往死里打。”林小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睚眦必报,古人云,好汉不吃眼前亏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
    教孩子也是,吃了亏忍了忍了,以后遇事都不敢反击了。若是打不过还硬着头皮上,那就是个傻子。

    忍一时,不代表忍一世。

    “娘以前不是说不能惹事嘛,打坏了赔不起。”秋秋巴眨着大眼睛,委屈的说着。

    “娘以前脑子糊涂,以前说的都不作数,现在说的秋秋和小理都得认真记进去。”林小渔知道原主性子软,现在是她来教孩子,断不会把孩子教成两个大包子。

    秋秋似懂非懂的眨巴着眼睛,小理乖乖的坐在床上。

    林小渔去灶房里把煮好的红薯拿了出来,一个孩子一个,她自己则准备去啃野菜,权当是吃养生餐了。

    特意叮嘱了小理不能下床玩,勉强得到个小理点点头的回应,林小渔心里也畅快不少,这孩子她瞧着没问题,顶多算是个发育迟缓,迟早也给他掰正咯。

    吃了野菜,林小渔就开始收拾起屋子来。

    自家的小院是三间石头房子,地基是大石块垒的,房身是大块的石板,顶上用的是茅草,一旦刮风下雨家里就要遭殃。

    院子外是竹子围的篱笆,小院里啥都没种,就是原主懒,葱蒜都懒得种。

    居住条件差点没事儿,可这居住环境差林小渔就忍不了,院子里杂草落叶,乱七八糟的柴火杂物堆满了一地。

    她挽起袖子开干,从拔草到处理茅坑里的粪水,再到把柴火整整齐齐的码在灶房前,看着焕然一新没有怪味的小院,林小渔算是露出了笑容。

    她收拾了这么久,两个孩子在屋里静悄悄的,林小渔不放心就去瞧瞧。

    走到门边就听到两个小萝卜头居然在议论自己。

    秋秋的声音有些脆生生的,说话也有几分童真,“哥哥,娘现在改了,你就和她说说话呗,不要只和我一个人说话。”

    “好,我尽量。”是个乱软绵绵的小奶音,说的话还有几分老成。

    “什么时候要是爹也能天天在家就好咯。”还是秋秋的声音,小丫头和吕成行的感情好的很,舍不得吕成行经常去跑船。

    “爹在家,奶就要来,你还想让爹在家吗?”小奶音这次还抛出了个问题。

    秋秋鼻子里发出一个拖长音的“嗯”,思忖了一会儿道:“那爹还是不要在家了吧。”

    林小渔在门外听得高兴得很,真不愧是两个乖宝宝,和她想的一样。一边她又稀罕极了小理的小奶音,她现在确定了这孩子定然是对她有什么心结,所以才不想开口和除了秋秋以外的人说话。

    但是是什么事儿呢?

    林小渔绞尽脑汁也没想到,没一会儿她就释然了。

    即便是原主做错了什么事儿,在她的记忆里那也是对的事情,怎么特意的记住呢,除非孩子主动说起来。

    目前来看,还需要时间。

    林小渔听到屋里没声响了,又等了一会儿才推门进去。

    她瞧了瞧小理的脚,指甲盖外翻的地方都快要化脓了,她不由的紧锁眉头道:“娘去外头找点草药来,你可千万别乱动啊,秋秋看着哥哥。”

    林小渔记得隔壁的牛婆婆家就种了许多草药,便直奔牛婆婆家。

    牛婆婆家跟他们的小院就隔着一片芦苇地,直线距离其实顶多也就一百米,但是绕过芦苇丛就远了。

    牛婆婆是个独居老人,家里种了不少草药以备不时之需,箬叶村的人有什么要用药的都是去向她讨要的。

    “牛婆婆,牛婆婆。”林小渔叩响了牛婆婆的木门。

    “这就来了,别急啊。”门里传来慈祥的声音,牛婆婆慢慢的过来给林小渔开了门。

    “是阿行媳妇啊!”牛婆婆看了几眼林小渔,准确的叫出了她的名字。

    林小渔就将来的目的说了,牛婆婆爽快的就揪了一大把林小渔都不认识的草药出来。

    一边指着草药和她说道:“这是牛皮消,你给嚼碎了敷上就不流血了,现在天热伤口容易化脓,这个用了保管不化脓。”

    “谢谢牛婆婆,我这也没什么能给您的,要不明天有什么您需要洗的我来帮您干。”林小渔感激的弯腰点头。

    牛婆婆微微摇头,一边含着笑就抓住林小渔的手。

    “阿行媳妇你要是真的感激我,就听我一句劝,这孩子啊得说理别成日打孩子,知道不?以后等他大了,才是你的依靠嘞,你瞧我这一个人多孤零零的。”

    这话说的林小渔脸上火辣辣的,原主以前打孩子牛阿婆都听着了。

    “不打孩子了,往日都是我的不对,家里生计难我这着急上火就拿孩子撒气。”林小渔继承了原主的记忆,知道原主也是可怜人。

    “真是个听劝的好孩子。”牛婆婆拍了拍林小渔的手,虽然这小媳妇这头发瞧着怪怪的,但是耐不住越看越顺眼。

    牛婆婆就对林小渔嘀咕道:“阿婆知道你生计难,你那婆婆三天两头的来,要不你跟着阿婆去赶海吧,咋不比你去渔船上捡些烂鱼臭虾的好?”

    “赶海?”林小渔眼睛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