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龙王神帅
    江诗悦陈天刃by必焱 龙王神帅全文免费阅读

    江诗悦陈天刃by必焱 龙王神帅全文免费阅读

    龙王神帅
    江诗悦陈天刃是著名作必焱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。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,更有真实性。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,很有理论性。下面看精彩试读!前段时间,江州不是来了位大人物嘛,此次天子要在江州为那位大人物举办封神大殿,四大疆王都要莅临参加。高文渊说。闻言,高文辉突然愤怒起来,哥,你不知道,酒宴那天,我邀请了那位大人物前来,那位大人物,还给我回了贴。本...
    作者:必焱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9:14:17
    开始阅读
    龙王神帅章节

    不一会,就有士兵前来报告,“启禀高武侯,陈天刃曾在西南军团第三师第十兵团当过一年的小兵,后来因其触犯军规,于四年前被逐出军团了。”

    “哦?”

    高文渊“哈哈”大笑,“原来只是个被退役的小兵,竟然也敢骑在我们高家人头上撒野!我,定要他,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!”

    高文渊说着,看向高文辉,语气慕的温柔下来,“弟弟,你好好养身体,过两天哥哥就回来了。到时候,哥哥一定给你报仇!”

    高文辉欣喜道,“哥,你要回来了啊,真是太好了!可是哥哥,你不是高升了南疆王副将吗,现在回来做什么?”

    “我是陪南疆王去江州的,前段时间,江州不是来了位大人物嘛,此次天子要在江州为那位大人物举办封神大殿,四大疆王都要莅临参加。”高文渊说。

    闻言,高文辉突然愤怒起来,“哥,你不知道,酒宴那天,我邀请了那位大人物前来,那位大人物,还给我回了贴。本来,大人物都已经来了,就是因为那个陈天刃,大人物最后又走了。”

    “哥,陈天刃不仅毁了我,还毁了咱们高家和那位大人物结交友好的机会!”高文辉痛心疾首地说。

    高文渊瞪大了眼睛道,“弟弟,你说什么,那位大人物给你回帖了?”

    “是的。”高文辉用眼神示意手下将大人物的回帖拿过来。

    一名老管家将邀请函打开,放在镜头前。

    看到印有“帅”字的印章,高文渊激动地直接站了起来,“真的是那位大人物的回帖!如此说来,陈天刃不仅有伤你之仇,还有坏我高家飞黄腾达之仇了。”

    “是啊。”

    “我都知道了,弟弟,安心养身体吧,等我到了江州再说!”

    “嗡嗡......嗡嗡嗡......”

    江诗悦难得睡一个懒觉,手机却一个劲地震动,仿佛叫鸣鸡一样。

    江诗悦不耐烦地抓过手机,来电显示着显示着一个“妈”字,“诗悦,还没起床呢?”

    李月娥的声音温柔的不像话。

    江诗悦慵懒道,“妈,有事说事吧,你不用跟我拐弯抹角的。”

    “你......”李月娥险险就要发作,但一想到江诗悦他们现在有可能住在龙景居,语气立马又软了下来,“是这样的,今天我过生日,我跟你爸商量着,想在家里摆上一桌。你看咱们一家人好久都没团聚了,你今天要是没事的话,就回来吧。”

    “只是让我一个人回去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算了吧。”江诗悦冷冷地说。

    李月娥道,“要是笑笑和天刃也没事,你也可以带他们一起回来啊,左右不过是加两双筷子的事。”

    “行,知道了。”

    挂了电话,江诗悦从被窝里爬起来。

    母亲过生日她不可能不回去,她只是无法接受父母针对陈天刃和笑笑,并不代表她就是个不孝女。

    从楼上下来,陈天刃已经在楼下陪着笑笑玩了。

    江诗悦将李月娥的事情跟陈天刃说了。

    陈天刃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江诗悦面前,“我知道今天是妈的生日,礼物我都准备好了。”

    江诗悦无比意外,没想到陈天刃这么有心,居然记得李月娥的生日,还提前准备了礼物。

    江诗悦将盒子打开,只见里面是一颗长相奇怪的果子。

    “天刃,这是什么?”

    “这是炽翎果,具有延年益寿、补气益血的效果,比百年人参还珍贵。”

    “这东西这么神奇,那一定价值不菲吧?”

    “还好,也就三百万而已。”

    “三百万,还而已......”江诗悦张大了嘴巴,旋即就不高兴起来,“天刃,其实你不用这样的,咱们已经有万君集团的订单了,足够我爸妈他们对咱们另眼相看了,你干嘛还把自己辛苦攒的钱都花掉啊。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三百万对陈天刃来说,不过九牛一毛,而且这炽翎果对他来说,要多少有多少,他哪需要花自己的钱啊。

    很显然,江诗悦还是觉得他就是个小兵,赚钱不容易,为了让她有面子才这样做的。

    陈天刃无奈叹息一口气,“好,以后都听你的。”

    一家三口吃过早饭后,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就前往李月娥家中。

    李月娥看到江诗悦那叫一个笑眯眯的,看到陈天刃和笑笑,就不冷不热的。

    笑笑兴冲冲的小脸一下子就掉了下来,也不敢再和李月娥打招呼了。

    “妈,这是天刃特地给你挑选的礼物。”江诗悦总想让李月娥改变对陈天刃的看法,迫不及待把陈天刃准备的礼物奉上。

    李月娥看了一眼,满脸嫌弃,“这什么味玩意啊,也太丑了,我不要。”

    “这是炽翎果,好东西,比人参还珍贵。”江诗悦解释。

    李月娥冷笑,“这都是陈天刃跟你说的吧?诗悦,我发现你真的是......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,你就没想过他是在骗你吗?”

    “妈,你要再这样,我就走了。”

    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。”李月娥做出退步,随手将盒子放在一边,并笑嘻嘻地拉着江诗悦的手往里走。

    “诗悦啊,你一定想不到谁来咱们家了。”

    “谁啊?”

    “你自己看。”

    江诗悦看向客厅的沙发,只见那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,微笑着冲他打招呼,“诗悦,好久不见啊。”

    西装男叫陶斌,是江家前任保姆的儿子。

    “陶斌?”江诗悦看了好一会才认出来,眼前这个一身大牌的男人居然是小时候的那个鼻涕虫,“多年不见,你变化可真大啊!”

    李月娥连忙笑着说,“那是,陶斌可是从米国宾尼法大学留学回来的,而且人家一回来就创立了自己的公司,到现在身价都快十亿了!”

    “人家可是名副其实的大老板,当然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    李月娥说着,眼神里满是欣赏的神色。

    陶斌十分享受这种感觉,这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,不过他嘴上却说,“哪里哪里,伯母过奖了。”

    “哎呀,要是陶斌是我女婿那该多好啊,我以后至少不用天天跟着受气了。”

    李月娥哀叹。

    陈天刃突然走了过来,“你说你是米国宾尼法大学毕业的?”

  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    “那你不认识我?”

    陶斌一脸怪异的表情,“呵呵,我为什么要认识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