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最强护妻奶爸
    《最强护妻奶爸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陈玄沈幼楚小说全文

    《最强护妻奶爸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陈玄沈幼楚小说全文

    最强护妻奶爸
    最强护妻奶爸男女主角为陈玄沈幼楚,由啟风倾心写作的都市小说,已上架。哇’一声就哭了出来。“家里好大的火,安安提着水桶想灭火......火好大,越扑越大,妈妈和爸爸都被火焰吃掉了,哇啊......”安安眼泪婆娑,哭得都快喘不上气,不停抹着眼泪。陈玄抚摸着安安的小脑袋,又看了眼沈幼楚。万幸,自己回来了,阻止了悲剧的发生。“安安不哭,那只是噩梦,...
    作者:啟风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9:14:27
    开始阅读
    最强护妻奶爸章节

    第17章

    嘟嘟嘟!

    电话**响起,接通电话,沈文山站起身就朝门外走。

    “你去哪?”

    “万山集团上季度财务报表出来了,老爷子让我赶紧回去,他在那头大发雷霆呢。”

    ......

    陈玄回到医院时,安安刚好醒过来。

    小家伙看到爸爸后,‘哇’一声就哭了出来。

    “家里好大的火,安安提着水桶想灭火......火好大,越扑越大,妈妈和爸爸都被火焰吃掉了,哇啊......”

    安安眼泪婆娑,哭得都快喘不上气,不停抹着眼泪。

    陈玄抚摸着安安的小脑袋,又看了眼沈幼楚。

    万幸,自己回来了,阻止了悲剧的发生。

    “安安不哭,那只是噩梦,家里没有失火,爸爸妈妈不都在这里吗。”

    陈玄打开包装盒,把特意买来的芝士蛋糕递到安安面前。

    小小的一块蛋糕,勾的小家伙眼睛都直了。

    哪还有心思去为噩梦难过。

    两只小手捧着蛋糕,黑黑的睫毛扑闪,向陈玄确认:“爸爸,这是给安安买的吗?”

    “对呀,快吃吧。”

    小家伙这才张开小嘴,一口咬了上去。

    入口酥软香糯,一脸满足。

    陈玄心弦触动,他已经太久太久,没有看到过安安开心的样子。

    不自觉地笑了起来。

    “爸爸,你眼睛怎么红了?”

    “看安安吃的这么香,爸爸眼红呗。”

    吃完蛋糕,安安拉起陈玄的手,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看他。

    “爸爸,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

    “以后不要再跟那些坏叔叔出去了,你每次跟他们出去,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......”

    “以后也不要乱发脾气打妈妈了,每次她都偷偷躲起来哭。”

    陈玄用力点头,“爸爸答应你,再也不会了。”

    安安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,露出一口不太整齐的乳牙。

    “那安安就原谅爸爸了。”

    “爸爸放心吧,就算你现在只能做轮椅,安安也不会嫌弃你,等我长大工作了,也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    沈幼楚在一边安静的看着有说有笑的父女俩。

    很认真的听,偶尔会忍不住笑出声,过一会,又会不自觉发呆。

    安安睡着了,她才说:“陈玄,妈让我们搬到家里去住。”

    陈玄稍稍愣了下,微微一笑,“好啊。”

    “你......”

    显然,沈幼楚为了说出这句话,考虑了很久。

    没想到他会回答的这么干脆。

    “你不再考虑一下?我的意思是,你可能会受不了我爸那个臭脾气,我妈大概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看,你或许会受不了他们......”

    “你为了我,跟他们两年没见面,我为你牺牲一点,也是应该的嘛。”

    “幼楚,我知道你很想他们。”

    沈幼楚看着陈玄,轻轻抿了下嘴唇,“嗯。”

    这时,主任医师带着团队走入病房,为安安做各种检查,并提了些问题。

    助理医生将这些都认真记录下来。

    安安不但手术成功,恢复的速度也是十分惊人。

    大大超出了医生预期。

    走的时候,主任医师十分自豪,“今晚肿瘤科开会,这个病例,我要重点讲解,另外,单独做一份备案,我要用来评选,江都年度最成功手术!”

    当天晚上,陈玄带两名保安回到家里。

    广莫院长让他随便差遣,陈玄也是一点不客气。

    在两名保安的帮助下,家里总算打扫收拾干净,摔烂的家具电器全部处理。

    收拾完毕,他让两名保安先离开,自己独自进了卧室。

    在床底,翻出一个带密码锁的铁盒。

    这是他父亲陈海临终前留给他的东西。

    里面有一封信,一张纸条,以及半幅画。

    那半幅画,据陈海说,是陈家祖上传下来的名画,全名叫《千鸟百花图》,百年前那场家国动乱,逃亡中只保下半幅,另外一半不知所踪。

    那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串数字,共十一位,应该是某个人的电话号码。

    至于那封信,陈玄前世看过几次,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。

    当时看不明白,今天再拿出来,却是发现了异常。

    他将水泼在纸面上,很快,两行小字显现出来。

    “变卖家产,离开江都。”

    陈玄怔住了,久久未能回过神来。

    突然回想起,父亲临终之前,拉着手,看着自己的眼神......

    ‘七年前,母亲意外车祸,住进医院,半年后离世。

    又过去半年,父亲娶回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。

    三年后,父亲病逝,天耀集团交到我手里时,市值已缩水超过半数。

    接着就是父亲下葬。

    那天之后,我再没有见过那个女人。

    遭受丧子之痛,爷爷也一病不起,不到三月就离开了人世。

    短短几年内,自己痛失三亲。

    就在这时候,身边出现了一群新朋友,也是在这个时候,我染上了赌博和药物。

    挥霍无度醉生梦死之间,天耀集团市值急剧萎缩,财务状况频出。

    然后,父亲生前好友,最得利的助手,介绍我投资一支潜力股票,想借此翻盘。

    出于绝对信任,我砸进去几乎全部身家。

    不到三个月,那家集团公司突然间轰然倒塌,我也因此一败涂地!

    身处绝境,我又变卖豪宅豪车,将所有值钱东西全部变现,希望能度过难关。

    最终,天耀倒下了,我也彻底破产。’

    ......

    收拢思绪,再回看数年间发生的这一切,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所操控。

    万年修行,陈玄不再青涩稚嫩。

    陈家破败消亡,绝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。

    “变卖家产,离开江都。”

    说明父亲已经察觉到了什么,为了不让自己卷入其中,选择把这些话,藏在信中。

    “不当面说出来,应该就是防范那个女人。”

    “当年的我太过稚嫩,爸一定是担心我知道前因后果,会做出冲动的举动,将自己陷入险境。”

    “他是为了保护我......”

    陈玄低着头,陷入沉默之中。

    若不是他意外被无极仙人所救,陈家早已彻底覆灭,断子绝孙!

    “爸,你放心,我一定会弄清楚这一切!如果背后真有人故意设计,要毁灭我陈家,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惨重代价!”

    陈玄将那张小纸条拿在手中。

    “这个号码,应该就是解开谜团的钥匙。”

    他拿出手机,拨通了纸条上的号码。

    ......